<rp id="ovsoy"></rp>

  1. <source id="ovsoy"></source>

    1. <i id="ovsoy"><sub id="ovsoy"></sub></i>
      <video id="ovsoy"><div id="ovsoy"></div></video>
      您當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肅網  >  旅游  >  游在甘肅

      【溯源甘肅】朝那湫的面紗與詛楚文的謎底

       2018/07/19/ 14:32 來源:每日甘肅網-甘肅日報 特約撰稿人李世恩
      0

      【溯源甘肅】朝那湫的面紗與詛楚文的謎底

      朝那湫漢代神龕 甘肅日報·每日甘肅網通訊員 李曉斌

      朝那湫前湫 甘肅日報·每日甘肅網通訊員 張森林

      朝那湫后湫 甘肅日報·每日甘肅網通訊員 郭建全

        甘肅日報特約撰稿人 李世恩

        在華夏文明版圖中,由西北向東南縱貫寧甘陜200多公里的隴山(即六盤山山脈,又稱關山)是一個無法回避的地標性文化符號。它猶如巨龍般橫亙在關隴大地,不僅是古代關中重地西北側的一道天然屏障,也是隴東南祖脈文化圈涇、渭河流域的分水嶺。那些不時閃現在古代典籍和詩文中的“隴頭流水”,匯成了隴山兩側的涇河主干和渭河支流,滋潤著這塊古老的土地,也開啟了中華遠古文明的曙光。

        位于隴山中段向西延伸出來的一條支脈——莊浪縣鄭河鄉桃木山的朝那湫,因為是先秦重要古籍《山海經》中所謂“華胥氏履大人跡而孕伏羲”的雷澤,早在秦漢時期就被列為國家水祭大典的圣地之一。此后,逐漸沉寂的朝那湫,在一千多年后的北宋年間,又因出土《詛楚文》之“告大沈久湫文”(“久”一作“厥”,本文從原拓本字)石刻而引起當時學人及官府的重視,并經著錄考釋而留名史冊。及至又過了將近一千年,近二三十年來,隨著歷史學、考古學、神話學和社會人類學的興起以及旅游文化的升溫,關隴祖脈文化圈中伏羲文化研究成果迭出,這個“養在深閨人未識”的神秘湫淵,被再度撩起了朦朧的面紗,并儼然成為“中國文化搖籃”之前的“文化母腹”。

        朝那湫:撩起古雷澤文明源頭的面紗

        莊浪桃木山,因接近隴山主脈而成為全縣的制高點,最高峰海拔2857米。所以,當地人有一句口頭禪:看問題,要站在桃木山尖。

        這里的山巒下部為平緩而深厚的黃土,頂部是高峻而嶙峋的石崖,陰晴多變,林草茂繁,植被類型多樣,是莊浪重要的生態涵養區之一。

        被稱為“靈湫”的朝那湫,有前、后兩湫,分別位于海拔2300—2500米的山頂凹地間,松濤與山風和鳴,云影共水波逍遙,遇旱不減,逢澇不漲,萬古如斯,成為黃土高原上罕見的山頂湖泊。前湫約30余畝,形如臥蠶,其深莫測,四周平曠,視野開闊,令人游目騁懷、心曠神怡。后湫距前湫一里許,約20余畝,水邊多生紅色水草,狀如一勾彎月,也似半幅太極,四圍百草豐茂,游人罕至。因為兩湫地理生態的特殊,當地曾流傳著許多諸如“天牛移湫”之類的民間故事,以證明湫淵非自然奇觀而是天神所造。

        當然,民間傳說固不足為憑,但50多年前當代人親歷的故事卻不由人不感慨造化的奇妙。那時,公社社員們試圖開挖前湫引水灌田,卻因水位降低而未獲成功;但缺口填堵后,水位又恢復原狀。這一真實的事件,愈發給“靈湫”蒙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而這些,只是朝那湫神秘面目的冰山一角。其影響最大也更為重要的,是這里或者說這一地域孕育了中華民族的人文始祖伏羲,具有文明源頭的意義。讓我們打開歷代典籍,一看究竟。

        《山海經》之《內東經》郭璞注稱:“華胥履大人跡生伏羲。”晉皇甫謐《帝王世紀》載:“燧人之世有巨人跡出于雷澤,華胥以足履之,有娠,生伏羲于成紀。”東晉王嘉《拾遺記》說:“有華胥之洲,神母游其上,有青虹繞神母,久而方滅,即覺有娠,歷十二年而生庖犧(即伏羲)。”唐司馬貞《補史記·三皇本紀》說:“母曰華胥,履大人跡于雷澤,而生庖犧于成紀。”這樣的記載,在古代典籍中還可以列出一個長長的書單。這些文獻或詳或略,或相互間稍有出入,但都講述了同一個故事,那就是有關伏羲誕生的神話故事。我們不妨結合古人的記載,“站在桃木山尖”做一個忠實于古籍的“情景再現”:

        遠古時期的某一天,有個叫華胥氏的女子采集食物路過一大塊水域——雷澤,看見岸邊潮濕的泥土上有一雙碩大無朋的腳印。誰的腳印能有這么大呢?華胥氏十分好奇,遂踩上去比劃大小。不料,這腳剛一踏穩,就有一道青虹自天而降,纏繞其身,她頓覺腹部隱隱動了一下,一種異樣的感覺洋溢在她的全身,伴著夢幻般的青虹繞身久久不去。自此,美麗而碩健的華胥氏就有了身孕。母腹中的孩子,一直到十二年后才出生。

        這就是后來被尊奉為“三皇五帝”之首的中華民族人文始祖伏羲。古人以十二年為一紀,因此,人們為感念伏羲的圣德,就將他出生的地方命名為“成紀”。

        易中天說:“作為世界各民族都有的文化遺產,神話和傳說決非碰巧的偶然存在。人類創造它們,無非是借助神和神話人物,弄清來歷,記錄歷史,回答問題。”也就是說,“神話時代”的資料,應該是一種史料,它是在一種真實歷史素材上的口碑記載,具有一定的歷史依據。

        撥開神話的迷霧,在紛紜蕪雜的資料中順著歷史脈絡抽絲剝繭,我們不難推斷出:在遠古時期的隴山之西葫蘆河流域,起初有一支以華胥氏為首領的母系氏族部落,子女們不知有父,只知道人是靠神創造出來的;而到她的后人伏羲時期,則從母系氏族社會發展到父系氏族社會,他不僅教民耕稼漁獵,而且定姓氏、成人倫、創禮儀,從而構建起了人類社會的雛形。

        那么,華胥氏“履跡有娠”的雷澤又怎能確定是朝那湫呢?《山海經·內東經》載:“雷澤中有雷神,龍身而人頭,鼓其腹。在吳西。”《淮南子》等書也有同樣的記載。這則文獻表明,雷神龍身人頭,所居雷澤在吳地之西。學者們進一步認為,神話中的“大人跡”,就是雷神踩過的。這里有一個關鍵詞:吳西。吳西,即吳岳之西。吳岳,即吳山,又名岳山、汧山,屬隴山南段,《爾雅·釋山》以為五岳之一,歷代帝王皆以為尊而分封祭祀,在今陜西隴縣西南。而地處隴山中段的朝那湫,正處在吳山之西,直線距離大約百多公里。那么,在吳西之地的伏羲文化圈,也就是古代概念上的成紀地域內考察,靜寧縣治平鄉有最早設立的漢成紀城遺址,相去不遠的秦安縣五營鄉有新石器時代原始氏族社會的大地灣文化遺址,而大地灣第一期文化即仰韶早、中、晚期文化及常山文化早期遺存,被考定為從距今8000年左右一直延續到距今5000年前,正與伏羲時代相當(學者考證,伏羲氏族首領歷經十五代,皆稱伏羲氏),這足以證明大地灣與漢成紀都是伏羲文化的源頭和起始。再以這兩個點作為參照系來看,莊浪桃木山上的朝那湫西距漢成紀、西南距大地灣都不過百里之遙,屬于同一個小流域內山水相連的文化地理范疇,且是該流域唯一歷代有祭祀、典籍有記載的罕見湖泊。由此可斷定,朝那湫就是上古時期的雷澤。

        至此,伏羲文化研究因朝那湫被確定為上古雷澤而又一次豁然開朗:伏羲的孕育地朝那湫、降生地漢成紀、文化遺存地大地灣,三個同時期的文化遺址各有側重,互為因果,鼎足而三,共同構成了伏羲文化研究大廈的堅實柱石。

        雷澤,不僅孕育了伏羲,還誕生了中華民族的圖騰——龍。當代學者們對此有多種詮釋:一是雷神“龍身人頭”,所以因母親履跡而孕的伏羲及其部落就以龍為圖騰,具有確認父系傳承的意義。二是因“雷”“龍”發音接近,雷神即龍神,且與雷聲相伴的閃電也是龍的形狀,因此伏羲即龍神之子,其妹女媧即龍神之女——這與漢代伏羲女媧人首蛇(龍)身的造像高度契合。三是隴山西側的成紀大地養育了以龍為圖騰的伏羲部落,且隴山蟠曲如龍,所以“隴山”即“龍山”,“隴”是由“龍”演變而來。由此可見,上古雷澤朝那湫就是龍的故鄉,也是我們“龍的傳人”的最早源頭。

      [1]  [2]  下一頁  尾頁

      甘肅日報社關于加強新聞作品版權保護的聲明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肅網訊”或電頭為“每日甘肅網訊[XXX報]”的稿件,均為每日甘肅網及甘肅日報報業集團版權稿件,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每日甘肅網”,并保留“每日甘肅網”電頭。

      2、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新聞排行

      1   政協甘肅省委員會農業和農村工作委員會副主任火榮貴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2   習近平為“一帶一路”找到了天然合作伙伴
      3   蘭州市福利院的孩子們暑假生活豐富多彩
      4   改革開放40年|蘭州阿西婭以高品質走向全國邁向世界
      5   出生體重僅550克 胎齡23周加5天 西北最小超早產兒演繹生命奇跡
      6   甘肅省人民政府關于馬林等同志任職的通知
      7   【視點】真情描繪鄉村生活新畫卷——《椒鄉里的麻辣事》國家大劇院演出記
      无遮挡又色又黄的免费视频,青榴社区视频在线观看,亚洲黄网,欧美熟妇vdeoslisa18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