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ovsoy"></rp>

  1. <source id="ovsoy"></source>

    1. <i id="ovsoy"><sub id="ovsoy"></sub></i>
      <video id="ovsoy"><div id="ovsoy"></div></video>
      您當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肅網  >  旅游  >  美圖

      金城交春半 細雨亂花枝

       2021/03/19/ 16:08 來源:蘭州日報 首席記者 李 超

      金城交春半 細雨亂花枝

        20日,迎來了今年二十四節氣之春分。從驚蟄的“桃始華,倉庚鳴”,到春分的“一候玄鳥至,二候雷乃發聲,三候始電”,大自然逐漸結束“默片”時代,開始變得更加有聲有色。《偷聲木蘭花·春分遇雨》中有云:天將小雨交春半,誰見枝頭花歷亂。一句話將春分時節的氣候特質、環境物像描述的生動鮮活。

        春季九十日之半,故稱“春分”

        春分,是春季九十天的中分點。《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二月中,分者半也,此當九十日之半,故謂之分。秋同義。”《春秋繁露·陰陽出入上下篇》說:“春分者,陰陽相半也,故晝夜均而寒暑平。”古時又稱為“日中”、“日夜分”、“仲春之月”,在每年的3月21日前后(20日-22日)交節,農歷日期不固定。中國古代將春分分為三候:“一候元鳥至;二候雷乃發聲;三候始電。”便是說春分日后,燕子便從南方飛來了,下雨時天空便要打雷并發出閃電。春分在中國古歷中的記載為:“春分前三日,太陽入赤道內”。

        冬至和夏至的關鍵字是極與最,春分和秋分的關鍵字是平與均。春分體現的是“平均主義”。古人說:“春分者,陰陽相半也,故晝夜均而寒暑平。”目前,很多國家還都“一刀切”地將春分(晝夜平分日)作為春季的開端,有些國家甚至將其定為新年的起始。實際上,春分這天晝夜長短平均,正當春季九十日之半,故稱“春分”。 春分這一天陽光直射赤道,晝夜幾乎相等,其后陽光直射位置逐漸北移,開始晝長夜短。春分是個比較重要的節氣,它不僅有天文學上的意義:南北半球晝夜平分;在氣候上,也有比較明顯的特征,春分時節,絕大多數城市都將進入明媚的春天,在遼闊的大地上,楊柳青青、鶯飛草長、小麥拔節、油菜花香。

        春風未必暖,沙塵襲金城

        據中國氣象局氣象服務首席專家、中央電視臺《天氣預報》節目主持人宋英杰介紹,古時帝王是春祭日、秋祭月,從周代開始便在春分日“祭日于壇”。春分時節,“各級領導”都很忙活,除了拜謝陽光之外,還會專程迎接燕子。古代的“氣象預報員”有很多,但燕子是唯一享受皇家正式歡迎儀式的,享受最高規格的禮遇。“是月也,玄鳥至。至之日,以大牢祠高,天子親往。”“人間舊根驚鴉去,天上新恩喜鵲來。”燕子沒有烏鴉和喜鵲那般臉諧化的標簽,卻人見人愛,至今保持著好人緣、高人氣。

        “二月二,龍抬了頭,從此開始忙于行云布雨。”他說:“雨,漸漸地不再是‘沾衣欲濕’的雨,而風更多的是‘吹面不寒’的風。‘燕子初歸風不定、桃花欲動雨頻來’,所謂‘風不定’,既是指風的激越飛揚,更是指盛行風向尚未確定,風向的頑皮任性。‘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而春風便是世界上最溫柔的剪刀。”

        “人們意念中的春風,并不是春天所有的風,而是宜人的那部分。”宋英杰認為:“春風,應當是和煦、溫潤的,是可送暖、可化雨、可作為護膚品的風。正如老舍筆下‘所謂春風,似乎應當溫柔,輕吻著柳枝,微微吹皺了水面,偷偷地傳送花香……’但是,人們意念中的春風,并不等同于春天的風。春天的風,也常常是西伯利亞‘出品’,可致冷、可致沙塵、可致倒春寒。”

        正如宋英杰所言,這春天的風可能是剪刀,也可能是尖刀。從3月14日開始,一股“全能型”冷空氣攜大風啟程,給甘肅西部帶來了揚沙和浮塵天氣,部分地區出現沙塵暴。受上游大風影響,沙塵順風就勢,蘭州市大范圍遭遇今年首場沙塵天氣襲擊,視覺能見度在1公里左右。

        春分之后迎來農忙時節

        從氣溫來看,“春不分不暖,夏不至不熱”。春分時節,回暖駛入“快車道”,由春分的“玄鳥至”到清明的“桐始華”,正是一年之中氣溫攀升速率最快的時期,氣溫開始“大躍進”。從最早萌發的柳條,到最后盛開的梨花,這便是春天的歷程。

        “春分二候‘雷乃發聲’,秋分一候‘雷始收聲’,古代人發現還可以借助雷聲來推測天氣。”宋英杰認為:“比如‘凡雷聲響烈者,雨陣雖大而易過,雷聲段股然響者卒不’。如果是響雷,降水兇猛而短促,如果是悶雷,降水和緩但綿延不息。雷大體上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冷、暖空氣交戰造成的,氣象學上稱為鋒面雷;一種是由于本地冷熱不均的熱對流,暖空氣‘內訌’造成的,氣象學上稱為熱雷。鋒面雷,往往是先下雨后打雷,冷、暖氣團先有小規模接觸,后有大規模戰事。熱雷,大多是先打雷后下雨、對流強,積云看起來聲勢很大,但一‘亮劍’,戰事很快就平息了。”

        “春分麥起身,一刻值千金”,對于麥子來說,正是青蔥時光。小滿麥秋至,它的秋天便匆匆來臨,春分之后,各地便陸續進入農忙時節。在民間,有很多諺語都有著同一句式,例如:驚蟄早,清明遲,春分播種正當時。春分早,谷雨遲,清明播種正當時。這反映了不同地區的農事次第差異,也反映了不同作物的生長期差異。例如:春分瓜,清明麻,谷雨花春分麥,芒種糜,小滿谷種齊。可見,無論如何,春分到來,各地都相繼進入農事繁忙季節,而且白天忙活晚上也不清閑,“夜半飯牛呼婦起,明朝種樹是春分。”

        送春牛、春祭祖

        牛是古代勞動人民最常用的工具,在科技和農具并不先進的古代社會,一頭牛所代表的勞動力是非常巨大的,能夠幫助農民獲得豐收,省去許多麻煩。可以說牛便是我國農耕文明的代表符號,在我國古代有極為重要的地位,更有不少原始部落都曾以牛為圖騰,十分珍愛牛這種動物。而春分是恰好播種的節令,自春分起耕牛便將派上作用,去地里干活。因此在春分節令中,就有許多關于牛的傳統習俗,送春牛和犒勞耕牛便是最為經典的活動。

        其中“送春牛”是指每逢此時,會有“春官”手持上面繪有耕作場景的“春牛圖”敲開各家大門,說一些吉利討喜的話,贏得主人家的嘉賞。而犒勞耕牛這一活動則是流行于江南地區,該地的人們會在這一天喂耕牛們吃糯米團,激勵它們新的一年也要繼續努力勞作。這兩種習俗都表達了人們對牛的感激之情,同時也寄托了農家對豐收的期盼。

        此外,春分時節還有很多地方也開始掃墓祭祖,也叫春祭。掃墓前先要在祠堂舉行隆重的祭祖儀式,殺豬、宰羊,請鼓手吹奏,由禮生念祭文,帶引行三獻禮。春分掃墓開始時,首先掃祭開基祖和遠祖墳墓,全族和全村都要出動,規模很大,隊伍往往達幾百甚至上千人。開基祖和遠祖墓掃完之后,然后分房掃祭各房祖先墳墓,最后各家掃祭家庭私墓。大部分客家地區春季祭祖掃墓,都從春分或更早一些時候開始,最遲清明要掃完。各地有一種說法,謂清明后墓門就關閉,祖先英靈就受用不到了。

        策劃 安希榮 蘭州日報社全媒體首席記者 李 超

      版權聲明

      為加強原創內容保護,日前,甘肅日報、甘肅日報報業集團各子報、甘肅新媒體集團各平臺已將其所有的版權統一授予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進行保護、維權及給第三方的授權許可。即日起,上述媒體采訪、拍攝、編輯、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圖片、攝影、視頻、音頻等原創作品,文創產品、文藝作品,以及H5、海報、AR、VR、手繪、沙畫、圖解等新媒體產品,任何機構、媒體及自媒體未經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許可,不得轉載、修改、摘編或以其他方式復制并傳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關內容,請致電0931-8159799。

      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